当前位置:主页 > 热门 > 正文

“714高炮”从业者揭露:公司背后“金主”月回报率近25%

2019-06-17 网络整理

分享到:

中新经纬客户端5月27日电 (张澍楠)“像上瘾一样,这是我第二次在‘714高炮’类平台借款,明知是无底洞,抱着一定能还上的侥幸心理,我还是往里钻,父母卖掉了在上海的房子帮我还款,这次已经不敢再让他们知道。”提起“714高炮”,俞女士声泪俱下。

不看征信、不看黑白户、时间短,看似便利快捷的背后却藏着极高的利率陷阱。距今年3·15曝光“714高炮”以来,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但中新经纬客户端通过查询聚投诉网站发现,部分高息现金贷APP近一个月最高的投诉量仍达到1800余次。

借出的窟窿:200余款APP“以贷还贷”

2019年4月25日,家住上海的俞女士在刷手机时无意间看到一则贷款类广告,因急需用钱,她在“好收成”APP上借了3000元,周期为7天。

俞女士在“好收成”APP上的借款金额及周期。受访者供图

“虽说是7天,但实际天数只有6天,我借了3000元,到手只有2100元,他们收取了30%的‘服务费’,也就是‘砍头息’,但在还款时,我却需要按3000元进行还款。”俞女士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说。

据俞女士说,第一次选择“714高炮”类平台借款,是因为家里装修需要钱,一开始只借了2-3万元,但一个平台还不上就要再去借另外一家,“以贷还贷”。“就这样套来套去,2个月后就欠了28万左右。第二次起初只借了3000元,一个月的时间,滚成了35万,我现在一共有200多个APP需要还款。”

俞女士把手机上的借款APP每天按“已还款”及“未还款”进行分类。受访者供图

既然经历过一次它带来的伤害,为什么还会有第二次?对此俞女士表示,本想替父母着想,不问他们拿钱,没想到最后却掏空了他们。

谈及父母和家庭,俞女士哭着说:“真的是自己的错,鬼迷心窍才会去借第二次。我甚至想过以死亡结束这一切,但想到4岁的女儿,还有父母、先生,及关心我的人,是他们的支持让我坚强地走到今天。”

而被高昂利息和“砍头息”困扰着的受害者不止俞女士一个,去年6月,由于创业需要置办器材和设备,现从事IT行业的孙先生先后通过钱站、玖富万卡、小象优品共借款9万元,最后只拿到了6万左右。

“签合同都是在网上完成,我去年10月18日和玖富万卡只签了一份合同,签完后手机页面上就立刻弹出6、7份其他的合同,签一份就代表后面这些我也是默认的。后来才发现,担保合同中有一项是代偿,假如逾期不还,三个月后会把我的债务打包,低价卖给第三方。”

另据孙先生描述,玖富万卡其中的一份附加合同中显示有7481元借款,而在其“借款详细用途”一栏则赫然写着:采购三方服务消费套餐。“我只借1万,多出来这7481元服务消费不知道从哪来,玖富的‘套路贷’直接让我默认了这7千多元,而且悄无声息地再给我分期。”

附加合同显示,7481元服务消费首期还款金额为247.25元。受访者供图

借款额为1万元的合同中显示,首期还款金额是330.51元。受访者供图

孙先生称,以上两类款项的首期还款金额相加,正好等于自己实际被扣的577.76元。“我每个月不管是用工资,或是向朋友借钱,都有按时还款。”对于是否有担心过后期会还不上的问题,孙先生叹了口气,他对中新经纬客户端坦言:“我也是硬撑,家里人现在还不知道,估计撑到今年8、9月份是极限,如果真的还不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孙先生同时也表达了自己的无奈:“目前我会按时还款,但对于这么高的利息以及附加合同和条款,我需要一个解释,如果合理,我毫无怨言!”

“714高炮”从业者:公司向来不缺“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