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热门 > 正文

深圳拉开P2P平台退出序幕,有担保标的在担保范围内优先受偿

2019-06-17 网络整理

分享到:

5月24日,深圳互金协会发布《网络投票系统试运行及相关投票问题说明》。该说明是对3月27日《深圳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良性退出指引》的具体落实。

清退平台出借人可在网络投票系统针对退出流程、监委会成员及清退组权责进行表决。待退出方案得到监管部门报备后,还将进行第二次表决。

网络投票系统的试运行是平台退出的关键步骤。作为清退平台的出借人,经过身份核验后便能通过表决的方式维护自身权益。

退出报备完成 清退组已经成立

存量规模在5000万元以上或逾期90天以上且未偿还本金占总代偿本金10%以上的网贷机构适用于一般清退程序。

一般清退程序中的前两步为启动报备接受指导和清退组成立。

在报备阶段,拟良性退出网贷平台需向区金融工作部门报备退出决议;退出承诺;存量业务清单;出借人与借款人清单;资产负债表和财产清单等重要资料,并设立专用银行存款账户。

在清退组成立阶段,拟退出平台需确定清退组中的网贷机构代表,聘任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三者共同作为组成清退组。在清退组成立三个工作日内,如实报送区金融监管部门备案。

在前两个步骤完成后,出借人大会的网络表决才得以启动。

表决退出程序、选举监委会、确定监委会和清退组权责

由于清退组已经在区金融工作组备案,深圳退出指引规定清退组的任职资格和以清产核资、借款合同管理、执行退出等为主的18项具体工作职责。因此,出借人大会授权清退组工作属于必要审议事宜。清退组工作职责有助于清收的,出借人应予以授权。

相比对清退组的授权,退出程序和监委会选举对出借人自身权益更加重要。深圳退出指引规定,拟良性退出平台存量规模在5000万元以下的;逾期90天以上的未偿还本金占总代偿还本金不高于10%且持有三分之二以上债权本金的出借人同意的;网贷机构股东有意愿和能力自行清偿全体出借人未偿还本金的,在经得区金融工作部门认可认定后可以采取简易程序。

简易程序可以简化部分退出流程,这意味着清退组中的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实务所的一些工作可以适当省略。在提高清偿时效的同时,简化的退出流程能够减少清退费用,而这需要由拟良性退出平台财产负担。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规定,破产财产在优先清偿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后,才依次清偿破产人职工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费用,以及法律法规规定的补偿金;欠缴的除前项规定以外的社会保险费用和破产人所欠税款;普通破产债权。

因此,网贷平台出借人的普通债权要在清退费用;共益债务;平台职工基本保险及补偿金;平台职工其他社保和税款得以补偿后再进行清偿。如果能够开启简易程序,出借人将能极大降低清退成本从而保证更多资金用于普通债权的分配。

当然,如果平台股东能够清偿所有出借人的本金,那么多数平台无需清退。现实中,拟良性退出平台基本存在严重的兑付问题。因此,多数平台清退仍需按照一般程序执行。

在复杂而漫长的债务清收过程中,一般出借人不具备充足的时间和精力,也缺乏必要的专业知识。因此,出借人需要选举监委会代替自身监督完整的退出程序。

在第一次重大事项投票表决中,全体出借人将选举三名出借人代表作为监委会成员。深圳退出指引规定,监委会需要履行监督清退组工作;监督核查债权债务和财产处置过程;就有关事项提请出借人大会决议等9项工作。

清退人员的选举由需要满足“三分之二+双过半原则”,即参加表决的出借人持有三分之二未偿还本金总额,出席出借人二分之一同意且这些出借人未偿还本金余额占平台全部的二分之一以上。如果候选人名次相同,待收本金余额较大者优先。

从表决的设置上,监委会的表决与企业重大事项表决相似,这足以体现监委会在退出过程中的重要程度。更为重要的是,选择监委会代表并非仅凭借待收规模,任何出借人均可能成为监委会代表。在投票时,出借人还应综合考量这些代表人的独立性、专业能力、沟通能力等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