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热门 > 正文

信和财富暴雷简史:业务员屡次骗取客户资金,资产端风控形同儿戏

2019-06-17 网络整理

分享到:

5月30日,线下理财四巨头之一的信和财富及其关联P2P平台信和大金融、金信网,在同一天相继被查封。6月6日,北京公安局海淀分局、朝阳分局又相继发布立案侦查通报,共对超过150名涉案人员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而根据公开资料,除去无据可查的信和财富线下理财,信和大金融及金信网两家P2P平台的待收规模大约在180亿元。

除了早已出现的流动性危机、多次被地方监管部门点名预警风险、实控人介入大量借贷类诉讼之外,信和系具体的实情并不为外界所知,这与其庞大的待收规模及涉案人员极不相称,可以说,线下理财起家的信和系所固有的不透明被一直保持。

网贷之家从大量公开资料中,梳理出一些重要线索,或许可以借以窥见这家分支机构众多、关联公司复杂的理财公司曾经的运转细节,以及最终走向溃败的关键原因。

1

线下理财业务布局庞大,面临非法集资指控

信和系以线下起家,主体公司是信和财富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5月,工商登记信息显示,截至目前,该公司在全国范围内共开设过402家分公司,可见其线下理财业务布局之广泛。

2014年9月1日,信和财富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强力打出“信和财富,说话算数”的广告语,此后又陆续登陆江苏卫视、浙江卫视、东方卫视等地方省级电视台,自此拉开快速扩张序幕。这样大手笔的宣传阵势,与早些年盛名一时又轰然倒塌的e租宝如出一辙。

但在快速扩张的同时,信和线下理财的模式,在资金端和资产端均面临越来越严重的合规压力。

在资金端,2015年7月22日,《大连日报》刊登《关于公布企业违规发布涉嫌非法集资广告资讯信息的通告》,大连市处置非法集资相关部门指出,包括信和财富大连分公司在内的9家企业,“在我市各公园、超市、早晚市场和商场向不特定对象发布各类投资理财宣传材料,承诺年化收益8%到15%不等,经与相关部门核实,上述企业属于普通类工商企业,不具备对社会公众开展投资理财业务的牌照和资质,不能建立资金池,不能从事与投融资理财业务相关的金融业务,更不得以任何名义、任何形式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

尽管从信和线下理财的业务操作来看,其模式类似于线上P2P,只不过整个过程完全在线下完成,但事实上,从后来信和财富实控人夏靖所介入的大量诉讼了来分析,信和线下理财确实存在吸收公众资金建立资金池,因为大量的追款诉讼案件中的出借人均为夏靖本人,这表明夏靖事实上充当了超级放贷人的角色。

据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法院统计,仅2016年3-11月间,该院共受理夏靖为原告的民间借贷纠纷154件、以夏靖为原始出借人的民间借贷纠纷87件,借款总标的额近2000万元,而江苏省内案件超过1600件,全国范围内已审结的案件超千件。

据此,2016年12月,在审理夏靖与另外两人的两起民间借贷纠纷诉讼时,该法院认为,总览审视涉案的巨额资金游离于国家金融监管之外,夏靖作为个人,所涉借贷关系已经具备了一定的金融放贷性质,且巨额资金来源在民事案件中无法准确查询,因此可能涉嫌经济犯罪,所以驳回夏靖起诉并移送公安机关一并侦查。

这种资金端、资产端双重不合规压力,或许是信和转型线上P2P平台的根本动力。2014年2月和5月,金信网和信和大财富相继上线。尽管截至目前看不出信和财富线下理财的主体公司与两家P2P平台存在明显的持股关系,但事实上经过层层联系,它们本质上仍然是信和财富的延续。

甚至信和一度还曾试图将整个线下理财体系装入金信网。工商登记信息显示,信和线下理财主体公司“信和财富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曾在2014年8月及2016年12月发生过两次股东变更,而这两次正是金信网运营主体“金信金融信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进入和退出股东行列。

2015年7月,信和财富首席财富管理专家时间接受《证券日报》采访,在澄清信和财富当时的业务状况时,明确表示,金信网运营模式是由信和财富在线下获得借款人,对借款人进行审核、风控,然后推荐合适的借款人到金信网,金信网再从中选取合适的债权打包,列入集合投资计划,因此在风控过程中,对于借款人和借款项目的信审、风控等,金信网没有全程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