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青岛 > 正文

青岛最老公交线迎来72岁生日 两代公交人接力服务60年

2019-04-15 网络整理

分享到:

青岛最老公交线迎来72岁生日 两代公交人接力服务60年

父亲田明仲向田世生介绍曾经火爆一时的“老五百”

青岛最老公交线迎来72岁生日 两代公交人接力服务60年

如今1路场站内新式公交排列成行

青岛最老公交线迎来72岁生日 两代公交人接力服务60年

田世生向父亲介绍新式电动车的先进逃生功能

青岛最老公交线迎来72岁生日 两代公交人接力服务60年

田世生学习公交车驾驶时与同学合影(二排中间)

青岛最老公交线迎来72岁生日 两代公交人接力服务60年

田世生与妻子结婚时的全家合影

  大众网青岛·海报新闻4月15日讯(记者 王熠 见习记者 刘丹 通讯员 韩尧钰)作为青岛第一条带有线路号的公交营运线路,1路线镌刻在每一位老青岛人的城市记忆中。自1947年开通线路以来,它与共和国同成长,见证着青岛这座城市建国后的发展变化,今年4月,它将迎来自己72岁的生日。在这条线路上,有这样一对公交父子兵,他们在1路线上接力服务乘客近60年,从一轮方向盘上感受着时代的巨变,也在时代的影响下用一轮方向盘创造出幸福生活。
  回忆:老1路线风光无两 曾因客流大实行双车对发
  今年78岁的田明仲是现1路驾驶员田世生的父亲,上世纪60年代初,他从陆军某部队退役,经国家统一分配来到青岛公交集团成为一名1路公交车驾驶员。“当时青岛市市区面积小、公交线路也特别少,为了照顾更多市民的出行需求,1路线要比现在长很多。”田明仲告诉记者,1路线曾在早期几经调整,自己驾驶1路公交时其线路已调整为大回环式,单向行驶路线比现在长近一倍。“现在的1路公交从四方发车,经过抚顺路、威海路、莱芜二路等站点,到湖北路就结束了。那时候要从湖北路继续往前跑,经过大窑沟、小港、泰山路等地,顺着华阳路、长春路汽车站回到四方。”
  田明仲向记者回忆,当时的1路线始发站旁矗立着第五百货商店,途径威海路、老利群和中山路步行街等众多黄金地段,是许多市民“挤都挤不上”的公交线路,风头一时无两。“当时赶1路公交就跟赶火车一样,车门只要不关上就一直有人往里挤,有时候车都要起步了还有乘客扒住栏杆往上上。”田明仲说,因为客流量太大,那时的1路实行双车对发,两辆公交车同时从始发站出发、发往相反的方向,最后同时回到场站。到了80年代,青岛市公交线网优化升级,1路线由原来的大环行线路变更、缩短,仅保留由四方发至湖北路的一段并一直延续至今。“改线后,新的1路仅保留了当时一半的线路,另外一半线路的站点则大部分得到保留,变为21路线。”田明仲回忆道。
  父亲:亲历城市变迁 感叹时代巨变
  除见证公交线路的更迭外,每天驾驶公交车行驶在大街小巷的田明仲也亲历了城市的兴衰变迁。由于1路的始发站数十年来未曾改变,退休的田明仲时常会到总站附近转转,看着昔日火爆一时的百货大楼如今门可罗雀,他脑海中的回忆又不断翻涌上来。
  “当时这是岛城最有名的第五百货大楼,青岛人称它‘老五百’,每天来这里买东西的人络绎不绝。”田明仲指着这座现已变为书城的大楼告诉记者,百货大楼的存在为当时的1路带来了不少客流,与如今终点站几乎无客的情况不同,那时的1路即便到了终点站也有不少乘客。然而,随着改革开放,“超市”的概念被引入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的便利和选择,以老式柜台为主的百货大楼受到强烈冲击,纷纷关门歇业。“时代发展得太快了,那时候根本想不到这么火的百货大楼能倒闭。”
  当谈及印象最为深刻的一次城市变迁,田明仲不假思索地告诉记者:“肯定是中山路啊!”从业30多年,田明仲曾亲眼见证了这条名贯全城的商业街由兴盛走向衰落的过程。“当时一到休息日,1路公交的乘客多得能把车挤爆,大家为了赶上去中山路的公交车恨不得把自己从车窗塞进车里。”回想中山路昔日的繁华景象,田明仲突然想起了几句顺口溜念了起来:“一二一,上街里,买书包,买铅笔,,到了学校考第一……”田明仲介绍,顺口溜里的“街里”指的便是中山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一条中山路能满足青岛人所有的生活需求,因而也有“身穿谦祥益,头顶盛锡福,手戴亨德利,看戏上中和,吃饭春和楼,看病宏仁堂”的说法用以描述其当时的繁盛之景。
  而作为每天都要驾车数次经过中山路的公交驾驶员,田明仲表示,当时自己每天的工作都充满了喜悦,“在我们那个年代,觉得开个汽车跑大路是很威风的事,加上我每天开车都经过青岛市最繁华的地方,感觉特别幸福、自豪。”然而,时代的浪潮裹挟着事物不断发展变化,1992年,青岛市政府东迁,台东、东部商圈相继崛起,中山路逐渐走向衰落。
  儿子:没想过能当上驾驶员 都是时代给了我机会
  田明仲的儿子田世生是现1路线驾驶员,从业20多年,他凭借自身的勤恳踏实从一众驾驶员中脱颖而出,成为青岛市“工人先锋”。但众多荣誉傍身的他却告诉记者,自己从未想过能当上驾驶员,都是时代给了自己机会。
  60年代,父亲田明仲退伍后被分配到青岛公交集团驾驶公交车,身在文登老家的田世生听后羡慕不已,每天都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像父亲一样成为“开汽车的人”,但当时的现实给了他沉重的打击,“因为我家是农村的,我没有城市户口,当时没有户口是不能学车的。”田世生说,七八十年代的农村连拖拉机都是稀罕物,只要一想到父亲每天驾驶着“大汽车”在城市宽阔的道路上奔驰,自己就会合上双手祈祷,希望老天能让自己成为驾驶员的梦想得以实现。
  年少的田世生没想到,梦想实现的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80年代中期,国家调整了农民进城就业政策,允许农民自带口粮在城镇从事非农业工作,为此打开的城市大门使农民重获职业选择自由,形成了中国历史上最波澜壮阔的农民工社会流动,促进了我国工业的快速发展和城市持续繁荣。当时,田世生正处在职业选择的交叉口,这项政策的颁布给了他巨大的惊喜和希望。“我记得特别清楚,政策颁布的前一天我还跟家人讨论盖房子的事,第二天突然一切都变了,我竟然可以去城市工作了。这件事直到今天我都觉得特别感恩,这是时代送给我的礼物。”
  来到城市工作的田世生对机会倍加珍惜,他从乘务员做起,在还未从事驾驶员岗位时就向老师傅们虚心求教,仔细了解车辆构造,反复琢磨服务技巧,提高各方面技能,最终顺利接过父亲手中的方向盘,也成为了一名1路公交驾驶员。
  感慨:想不到公交车比轿车都先进
  采访当日,田明仲、田世生父子二人同坐,畅谈公交60年的发展变化,两人异口同声地告诉记者:“这种变化真是想都不敢想。”田明仲告诉记者,自己曾驾驶过五种车型,有些车型的名字至今都能叫上来。“最开始开的那种车叫‘布拉克’,车头是尖的,带拉门,后来我还开过‘吉姆西’和‘伊卡路斯’两种外国车。”田明仲回忆,70年代前后,这些带着“洋名”的车型陆续淘汰,公交修造厂自己制造了“解放号”公交车投入到1路线使用。随着时代发展,车型不断变换,铰接式公交车、新式柴油车、中巴客车等车型也陆续出现,逐代更替。
  车型的变换往往伴随着技术的革新,作为公交车驾驶员,父子二人的感受尤为强烈。“七八十年代的时候,路况和车况都不好,公交车在路上行驶摇晃得很厉害,遇上坑洼较为严重的地段,车体剧烈的晃动能把人从座位上弹起来。”田明仲告诉记者,九十年代前后虽然公交车质较之前已经有所提高,但公交车噪音大、发动机装在驾驶位旁边,冒出的尾气排在驾驶室内,常常将方向盘熏黑,驾驶员们天天握着方向盘的手更是怎么洗都洗不干净。“那时候,我们看着路上的轿车羡慕得不得了,运行间隙跟同事聊天都在说,咱们啥时候能开上这种车。”田明仲说,自己没想到,二十多年过去,当初的玩笑竟变成了现实。
  “2018年年初,青岛公交集团大面积更新纯电动公交车,这批纯电动公交要比市面上很多轿车的系统更为先进。”田世生告诉记者,新式公交的各个部分由电子系统控制,驾驶员在行驶中随时可以查看轮胎状态,全车安装8个监控探头,360度无死角全方位保障行车安全。“现在的公交车还有雨雪天行车模式,系统会根据道路状况自动分析控制起步加速,以防止车辆侧滑,很多轿车都做不到。”说起新式公交的优点,田世生滔滔不绝,田明仲却不禁向记者感叹道:“现在的驾驶员真是太幸福了!赶上了好时候!”
  公交之家:时代发展下的幸福缩影
  在田家,除了田明仲、田世生父子二人外,田世生的妻子、妹妹均就职于公交集团,因为与妻子共同当选公交集团劳动模范,田世生和妻子张建梅这对“劳模夫妻档”曾一度成为全集团范围内的一段佳话。谈起妻子,田世生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他告诉记者,他与妻子也缘起公交。
  “刚来公交集团的时候我还是乘务员,因为上下班时间相对固定,她每天都能赶上我的班次。”田世生说,后来自己由乘务员转岗为驾驶员,所分配的班次竟又与张建梅的上下班时间重叠,成就了二人的缘分。组成家庭后,两人在各自的岗位上踏实勤干,凭借能力站稳脚跟,用双手创造出一家人的幸福生活。田世生说,如果时光倒退到二十多年前,这些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
  “时代发展得太快了,有时候你刚搞明白这个车型的结构、技术,另一种新车型又来了,无知的感觉太难受了,你得逼着自己去学、去进步,否则就会被时代落下。”田世生说,自己赶上了好时代,时代的快速发展也影响着他,催他前进。“我是一个农村孩子,能在城市拥有自己的家和稳定的工作,我觉得很知足也很幸福,我特别能理解‘幸福是奋斗出来的’这句话,因为我就是这么过来的。”
  现在,田世生一家人经常聚在一起,讨论近期工作,听父亲回忆关于公交的老故事,享受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他们是被时代推着走的一代人,也是时代发展下的幸福缩影,一家人凭借勤劳质朴的实干精神立足时代,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